陪你吃十次红烧肉

2017-09-28来源:未知
火车启动了,两双紧握的手一点点拉开,爸爸躲进车厢呜呜地哭,他不知道,这一别还有没有机会再见,医生说他的心脏最多撑几年。

亲人

亲人

1

这是他们进的第10家饭店,吃的第10碗红烧肉!

杨妙说过:最多吃10次。

刘歌仰在椅背里,为这一个月的奔波狠劲地舒出一口气,他第一次明了,世界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!

杨妙摸着微凸的肚皮,小心地坐进靠椅,再探过身子扒向桌面,贪婪地吮吸空气中的浓香,最后认真而愉悦地盯着那碗红烧肉,大小均匀的肉块被冰糖橙皮煨得金黄、搭配的是青椒红芋,并不见别家杂碎的葱姜蒜末,老板说我们有熬好的料汤,放一勺即可。

杨妙想到这是刘歌他们老总介绍的老字号土菜馆,想必味道一定不错。她小心翼翼地夹起一小块,慢慢放入口中,再仔细咀嚼品咂,她的表情好似第一次吃红烧肉。

就在刘歌欢欣雀跃地准备招呼老板上配菜时,杨妙放下筷子,咽下口中红烧肉,眼泪下雨般顺势而下。

刘歌和老板一起慌了神:“这又咋了?还不是你要的味?”

杨妙抱歉地看向刘歌,轻轻点头,衣襟已被眼泪打湿一片。

刘歌和老板是相识的,他陪老总来吃过几次饭,他回望一脸尴尬的老板,积累一个月的怨气直冲脑门心:“你到底要怎样?10家了!整整陪你吃了10次红烧肉,每次你都吃一点不对味就扔给我,你知不知道,我现在瞅见红烧肉就想吐!”

周围的人一齐看过来,杨妙不知所措地看着大家,终于无法自控地捂脸大哭起来。

老板只好上前解围,开玩笑地问杨妙:“我们的红烧肉做了有数十年了,第一次有人对着它哭,你说说,你要什么样的味道,我亲自给你做!”

杨妙擦净泪,慢慢收拾好自己的包包,走到门口时扭头告诉老板:“我要妈妈做的味道,你做不出来的。”

2

杨妙觉得自己的心像极窗台的冰,凉透了!硬透了!轻轻一碰,就能碎成一堆渣。

她想起出嫁那天,当她双膝着地给爸妈行跪拜礼时,从来不见流泪的爸爸一手抱着她一手抱着妈妈呜咽得像头老黄牛。弟弟背着她一边走一边责怪:“你就是自私,你就是自私,你嫁那么远,爸妈就只剩我了……”

那时的杨妙爱刘歌爱得发狂,她可以为他活为他死,哪怕十万八千里又怎样?一辈子寻一个知心爱人真的不容易,她反复对父母保证:“很快!很快的,我和刘歌会好好挣钱,只要有钱,坐飞机回来只有几个钟头。”

爸爸只说了一句:“生活,生活,生容易,活难啊,孩子。”

那天,爸妈追着婚车一路叮嘱的时候,她还是忍不住回过头,她看见爸妈满脸的泪,那一刹,她差点冲下车。她想起小时候妈妈常说的那句话:“结婚那天不能回头,一回头,魂就丢娘家了。”

真被妈妈说中了,杨妙觉得当初的那一回首,将自己的魂丢在了娘家。这五年来,她思念日渐衰老的双亲、思念后院的甘泉、思念门前的杨树、思念声调上扬的乡音,更是思念妈妈做的那碗红烧肉。

妈妈做的红烧肉汁浓、肉嫩、味鲜!一口大铁锅、半锅大骨汤,几片姜、三瓣蒜、四段葱,将上等的五花肉切好、焯过,再下锅,用杨树墩架起篝火,熬烧近2个小时,待到汤少肉松,洒上白糖、盐、滴上料酒、陈醋、老抽,起锅,那浓香甜糯的滋味,吃一次,多久都不能忘怀。

刘歌自知理亏,一路好哄,他只是奇怪:“你这是想家了,和我说不就好了,饶那么大弯子干啥?”

杨妙叹口气:“说了又怎样?这孩子吃了多少中药才得来,20多小时的火车我哪敢坐?飞机更别提,单趟一人就要1000多,每个月还了房贷也只剩零花了。”

刘歌懊恼地低下头,但男人的尊严让他为自己开脱:“你说你,前几年也没见你提回家啊,非得等到挺个大肚子闹着想家?”

杨妙的委屈再次爆棚:“你懂个屁!我哪天不想家?我吃馒头水饺吃到想吐,你们只会说习惯就好了,我经常做梦被幸福地埋在白米饭里,这感觉你会懂?”

刘歌终被媳妇逗乐,一把揽过她,狠狠亲了一口。

3

刘歌本以为杨妙的情绪闹闹也就算了,只要不让他陪着满世界找红烧肉,发发脾气他也可以忍。

可是,杨妙病了!吃什么都不香,整日里除了上班,回到家就呆呆地望着窗外。

眼瞅着杨妙越来越消瘦,刘歌只好一早带杨妙去看医生,医生检查了一通,很肯定地告诉刘歌:这是心病,只得心药医。

杨妙第二天下班时一个人懒懒地往回走,走到小区活动中心时夜色已暗,四周呼呼地刮着冷风,她拢紧大衣想找个地坐会再回,就见斜坡那里有个老人怀里抱着大黑包慢慢向她走来,老人有点——像爸爸!

“是妙吧?妙啊——”

待那声熟悉的呼唤在夜色中响起,杨妙整个人都僵住了,她无法相信:面前这个人真是爸爸!

他背驼了!嗓音哑了!她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,她一把搂紧爸爸的胳膊,忘乎所以地又笑又哭。

爸爸一边替她擦泪一边嗔怪:“都要当妈了,还像个孩子。”

杨妙一连气地问:“你怎么来了?怎么来的?坐火车?那要20多小时呢,我妈好不?我弟好不?”

爸爸像没听到她的话,一门心思地去打开那个大黑包,从里面抱出一个大包裹,揭了一层又一层,揭到最后呈现在杨妙面前的是那个熟悉的绿保温桶。小时候爸爸在外面干活,妈妈就会用这保温桶盛好饭菜让杨妙送到田间,杨妙笑着:“不会吧?这么大老远还带吃的,城里什么买不到啊?”

爸爸却一屁股坐下,自责不已:“早知道听你妈的,再多包几层,到你这保不准还是热的,这会都凉透了,爸爸真没用。”

杨妙呆在原地心里却是五味杂陈,突然她一把抢过保温桶,拧开盖子,直接动手去抓里面的食物,是妈妈做的红烧肉!她将嘴里塞得满满的,知足而幸福地嚼着嚼着,却听到身后的爸爸哭了,爸爸哽咽着说:“苦了我这嘴谗的丫头啊——”

4

爸爸离开那天起得特别早,他做好早饭,拖好地,刘歌刚好刷过牙坐到桌边。

爸爸说:“刘歌啊,这次你给我打电话是对的,我这丫头脾气不好,我们老的终有一天是要走的,气狠了你就骂我,别怪她,谁叫我没把她教育好……娘家远,她就算离家出走也没处去,顶多在小区里转转,你答应爸爸一定要出去找,给她个台阶,回来怎么收拾我都不怨你……”

刘歌想说点什么,爸爸打断他:“不需要向我保证,爸相信你!爸只是觉得如果我和她妈都不在了,她就真的没家了……所以你要接着她,别让她……无望!”

杨妙起来时,刘歌正坐在桌前发呆。

杨妙问:“爸呢?”

刘歌说:“早走了,他不让我送,让我守着你,他也不想让你送,说你一哭会动胎气。”

杨妙来不及换鞋,穿个棉拖和睡衣就往外冲,刘歌赶紧捞件大衣跟后追。

杨妙想起小时候看的动画片,里面的小人伤心了,眼泪像两条河往左右开涮,以前看到这种夸张的镜头她就哈哈大笑,可这天她发现她的眼泪也是这么流的,像两条止不住的河流。

刘歌让杨妙等在路边,自己来回奔跑着拦出租,正是上班高峰期,来一辆车都是一帮人蜂涌上去抢,杨妙难过地想:咋这么像偶像剧里的镜头,男主都是这么追女主的,可他们要追的是爸爸,她还有好多话没对他说。

杨妙和刘歌赶到火车站时,火车已经进站,他们和检票员说明来由,总算赶在火车开动前找到了爸爸。

爸爸大半个身子探出车厢,脸上的表情由惊讶到震怒,他扬起巴掌,最终却是拍在窗台上:“你怎么还这么任性!你就要当妈了,有没有点妈妈的样?”

杨妙来不及理会爸爸的责怪,她知道火车马上就要开走,只好双手抓牢爸爸的手,泪水像开了闸的水库。

“爸爸,你和妈妈要经常体检!”

“爸爸,弟弟说话冲,但他心里有你们,不要怪他。”

“爸爸,想我了,就给我打电话,听听我的声音。”

“你们不要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我会给你们寄钱!”

“爸爸你不能老是生气,你心脏不好,药要随身带,妈妈腰不好,要多躺!”

“爸爸!”

“爸爸!”

火车启动了,两双紧握的手一点点拉开,爸爸躲进车厢呜呜地哭,他不知道,这一别还有没有机会再见,医生说他的心脏最多撑几年。

杨妙发了疯般挣脱刘歌的怀抱,一边跑一边冲着远去的火车呐喊:爸爸,你们要为我好好活着,要长命百岁,明年我一定回家——

声明:“伊人在线”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。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,本网站核实后将立即予以删除!

情场圣母:有内涵的花瓶

情场圣母:有内涵的花瓶

在真正有内涵的女人眼里,保持外表的优雅美丽,并非单纯为了取悦于人,它是对生命最直观的热爱,也是对他人最基本的尊重。……

分享: